您當前所在位置: 盱眙縣人民政府 縣情 名流風歌

走進盱眙

明朝吏部尚書戚杰功德兼備勤政為民的軼事
發布日期:2019-06-10  字號:[ ]

  戚杰(1548——1581年),字翰川,又字世秀。明嘉靖年間泗州招賢(現江蘇盱眙縣鮑集鎮戚嘴村)人,升遷吏部尚書。終因“巧添三點易圣旨,天官賜福救災民”而受到西宮娘娘翅翼陰謀迫害,蒙冤而死,年三十三歲。泗州城建戚公祠,盱眙管鎮建天官廟,祀奉戚杰,明清兩朝常年香火不滅,直到民國時期。

  清?光緒《泗虹合志》記載:“戚昂之子戚杰,年十七舉于鄉,嘉靖乙丑成進士。如知新蔡縣,治理精明,旋擢吏部主事,秉公正,抑僥幸,遷考功郞。卒于官,祀鄉賢?!逼萁苤鈣蒞?,皆方正為官,清正廉潔,正氣凜然,戚杰受其熏陶,少時好學,借月憑窗,聞雞起舞,明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鄉試中舉,翌年,榮登《大明金榜錄》第三甲252名進士,新任河南新蔡知縣。任知縣期間,深受神宗皇帝信賴,頗受同僚部屬敬重,旋升吏部尚書。1581年,戚杰易圣旨拯救泗州災民,西宮翅翼施陰謀陷害之,蒙冤而死。戚杰愛民如子,百姓敬仰,留下膾炙人口的“天官常道”、“天官賜?!?、“天官筑井”的軼事,在盱眙傳為佳話,流傳至今。

  天官常道  迎娶殘妻

  《梁元帝旨要》記:“上元為天官,中元為地官,下元為水官?!弊蘊瞥?,吏部排名六部之首,稱之天官,沿襲到明朝。因此,戚杰任吏部尚書時,被稱之天官。清?光緒《泗虹合志》記載:“戚杰,初聘花氏女,未婚而瞽,婦翁以杰貴,請易婚,杰不可,曰,夫婦,倫也;病廢,命也。不娶彼將安歸?遂完婚,伉儷尤篤?!?/p>

  戚杰,小時候由父母做主,與花氏訂婚,兩家人和睦相處,親密無間。戚杰18歲中進士后,未婚妻花氏患病,雙目失明?;ㄊ細改赴迪?,戚杰中進士,升縣令,身處貴位,而女兒雙目失明,難以相配,不如早去退婚,也不失情面?;ㄎ湯吹狡菁?,說明退婚原因。戚杰說,夫婦,不變常道;病廢,命中注定;吾如不娶,且能心安呼。我娶花女,定會真心照顧她,讓她過上好日子。戚杰父母堅決反對,好言相勸,終無果。日后,戚杰迎娶花女而完婚?!俄祉糲刂盡芳牽骸捌萁萇蛔用?,崇禎戊辰科進士,授戶部主事,督理滸墅關,筑二橋便民?!?/p>

  在那封建社會殘酷的婚姻制度束縛下,透過“夫婦,倫也;病廢,命也”的內涵,折射出戚杰沖破“門當戶對”的婚配牢籠,成為崇尚常道的典范,盱眙十里八鄉傳為美談,以此典故教兒育女。

  天官筑井   陪嫁女兒

  《盱眙縣志》記:“戚天官女兒出嫁時,正遭大旱,顆粒無收,他不給女兒陪嫁金銀財寶,而派人在其婆家村莊開挖七(同戚字諧音)口水井,作為陪嫁。當地百姓飲水思源,將其井取名‘天官井’?!本蕕鋇厝褐誚檣?,七口井用處各有不同,如吃水井、用水井、洗衣井、洗腳井、牲畜飲水井,現只存一口建在鮑集鎮何崗村境內的吃水井。井水清澈甘甜,常年不涸。井口欄圈用石頭雕鑿,出地面約40厘米,井圈內壁被桶繩磨出26道凹痕,每道長30厘米,深約2厘米?!俄祉糲刂盡芳牽骸爸骶運?,圈外鐫有‘清道光二年’五字,可見已經修理。副井為用水井,離主井約50厘米?!畢種骶4嬙旰?,副井蕩然無存。2006年6月,淮安市政府將這一主井列為?;の奈?,劃定?;で?。

  大旱之年,以井陪嫁,拯救百姓于干枯之中,人間一絕。

  500多年來,天官井養育著一代代黎民百姓,滋潤著一茬茬小村生靈,輻射著一縷縷愛民之情,流傳著一樁樁膾炙人口的傳奇故事。

  傳說,長毛年代,兵荒馬亂,天官井旁住著夫妻倆,男人叫李二,妻子叫席氏。那年大雪紛飛的早晨,朱二開門一看,一位衣衫破爛、蓬頭垢面,滿臉胡須的古稀老人躺在門前,胸口生瘡,膿血外溢,奇臭難聞,病入膏肓。朱二將老人背進草棚,每天用天官井水給老人洗瘡口,不賢臭;每天用天官井水煮菜瓜喂老人,不怕煩。幾天后老人睜開眼睛,用那微弱的聲音對朱二說:“我想吃魚?!敝於鸕潰骸氨橙?,哪來的魚呀!”老人說:“天官井里有魚?!敝於嘶估先艘桓魴腦?,來到天官井旁,將魚鉤放到井里,不到半個時辰,真的釣出一條大鯉魚,老人吃了魚,喝了魚湯,病痊愈了,胸口的瘡也好了。

  春暖花開,老人對朱二夫妻倆說:“是你們的好心撫養了我的心身,是天官井水醫好我的瘡口,是天官井鯉魚救了我的性命,我要走了,沒什么可報答的,送給你們半袋黃沙,留著紀念。說后,老人投井而去,無影無蹤。朱二扒開袋子一看,全是黃燦燦的金子,連忙跪地焚香叩拜,感謝老人救命之恩。

  從此,戚天官現身救窮人,天官井水能治病,天官井魚能救命的傳奇故事在十里八鄉廣泛流傳。百里之外的百姓聞訊而來,取水治病,絡繹不絕;焚香求福,長年不衰;祈禱天官保佑,直到民國年間。

  據何崗村群眾介紹,后來淘天官井時,在井底真的淘到幾條大鯉魚。井底有魚,世間一絕。

  天官易旨  拯救災民

  500多年來,戚杰巧“添三點易圣旨,天官賜福救災民“的故事深入人心,在盱眙城鄉傳為佳話。

  綜合《泗州地方史》、《泗虹合志》記載,戚杰任吏部尚書時,到泗州考察民情,該地區八十多天無雨,赤地千里,禾苗干枯,顆粒無收,百姓外逃,流離失所,餓殍遍野。戚天官將泗州災情速奏皇上,懇請拯救泗州災民。朱翊鈞皇帝以“刀兵連歲,國貧庫虛”為借口,未予準奏。時隔不久,西宮翅翼欲回泗州省親,為擺闊行威,在皇帝面前撒嬌,請求皇帝賜福,以表寸心。朱皇帝恩準,傳旨“振四川糧草萬擔,免朝糧三年?!逼萏旃偌己?,義憤交加,四川豐稔,反得振糧免稅,泗州絕收,苛捐有增無減。戚天官提筆將圣旨中“四川”二字各添三點,成“振泗州糧草萬擔,免朝糧三年”。圣旨傳到泗州后,萬眾齊呼。事發后,西宮大怒,告發戚天官篡改圣旨,冒犯天威,欺君之罪當斬。戚天官在早朝時據理抗辯,文武群臣為其求情,皇帝免去罪過。西宮懷恨在心,如骨鯁喉,伺機報復。

  一天,西宮翅翼約戚杰對弈,請皇上觀陣。戚天官無法回絕,于第二天上午,在午朝門前與翅翼擺棋對弈。車飛馬跳,第一局戚天官佯輸,第二局取勝。當下到第三局時,忽然一陣輕風吹來,西宮趁機甩出水袖,將戚杰手中的“車”棋掃落桌下。天官埋頭拾棋時,翅翼高喊“風吹棋車落,調戲娘娘腳,戚杰無恥?!逼萁萇鈧?,西宮毒計,暗劍剌胸,死罪難逃?;氐教旃俑?,安頓好老小,穿戴好朝服,咬下朝服金扣,墜金而死。明萬歷九年(1581年),時年三十三歲。戚天官生前有詩為證:

  南樓一縱目,秋色已堪衰??嚶昱┤似?,荒城使君來。水流山欲動,云去鳥空回,無限登臨關,凄涼未可開。(見《泗虹合志》)

  天官戚杰蒙冤殞命的噩耗傳到泗州,萬眾悲痛,齊聲高呼“天官賜福,永存心中?!卑儺兆苑⒃諤夢蒞詮┳?,在路旁設路祭,祭奠戚天官。泗州知府深刻懷念愛民如子的父母官,在泗州城建戚公祠,在戚天官家鄉管鎮大唐寺西北角建天官廟。天官廟門頭鑲嵌“天官賜?!筆?,廟內供奉戚天官神像,神像上方懸掛“福祿壽”三個鎏金大字,院中香火如煙,常年不斷。

  如今,泗州城戚公祠沉入淮水,管鎮天官廟毀于戰火。當地百姓逢年過節、男婚女嫁、新屋落成,張貼“天官賜?!碧醴?,紀念戚天官,代代相傳,沿襲至今。

  天官陰靈  兩處建陵

  據鮑集群眾介紹,戚天官家鄉民眾為了悼念戚天官,自發在鮑集鎮何崗村天官井西北,建占地三畝的戚公墓,墓基條石砌成,四周墓道相連,石柱為界,石人護衛,石旗相望,石灶臺、石供桌、石香爐連成一體。如今,戚公墓沉睡于水庫之中。

  據戚天官第27代后人戚茂直先生和閑云先生考證,戚天官墓坐落在桂五鎮高郢組東北角的高平山上。據當地群眾介紹說,戚天官墳墓建在山頂,墓四周設神道,神道兩旁有石人、石馬,墓前豎一巨大的石碑,碑上有很多銘文和“戚天官之墓”。聽老人們說,戚天官去世后,家人為了給戚天官尋找一個風水寶地,步行200余里,攆了七天七夜風水,最終將戚天官安葬此高平山。如今,天官墓散落基石,祭拜墊石尚存,戚天官墓神道兩旁的石刻毀于文革,墓碑被村里陳鎖子石匠打成豬槽買了。神道、石人、石馬不知去向。

  天官墓建在何處,無法考證。我想前者是當地百姓為了奠念戚天官,自發籌資,建成一座天官墓,后者可能是埋葬戚天官的墳墓。

  戚天宮的墳墓建在何處,今人無法考證??墑撬且簧碚?、兩袖清風、愛民如子、倫理常道的高尚情操,值得我們頂禮膜拜,而敬仰之。